离人静寂

张起灵是信仰,盖聂是本命。

在我心口的你

一大早胖子就在外边叫唤吃早饭,我蒙住被子无果,只好爬起来草草冲了个澡出去。早餐是一如既往的煎蛋、养胃粥,这两年胖爷年纪也大了,我身体也越来越不好,闷油瓶又一退休老大爷,这导致我们仨食谱越来越养生,嘴里简直要淡出鸟来。

吃早餐的只有我和胖子,闷油瓶这两天又去山里了,昨儿好容易找到有信号的地方,给我发短信让我和胖子一起去钓鱼。雨村这两年这大爷越来越有人气儿,尤其学会了支使我和胖子。当然他这回也是因为我俩最近懒散的一匹,想我俩稍微活动活动。

前几天雨村刚下了场大雨,山路还有些打滑,我和胖子吭哧吭哧爬了半个小时山才找到那条河。闷油瓶一副老僧入定的姿态端坐在那儿,他的耐性是常人所不及的,所以他旁边的桶里已经放了不少鱼。我和胖子麻溜地摆好架势,不说技能怎么样,这摆摆把式我俩还是蛮可以的。不过我的耐性可比不上闷油瓶,钓了没一会儿就看着他发起呆来。

老闷现在用的钓具是我才给他买的,之前刘丧那家伙送他那套被我很心机地扔到了杂货间里。说到刘丧,他还是我和闷油瓶搞到一块儿的神助攻。这十三年来,我也大概明白了自己对他的心思,不过我也没有挑明的想法,他肯随我回雨村,肯乖乖呆在我身边,肯出门去哪儿都报备,我已经很满足了,要因为那档子事儿把他吓走了反而得不偿失。

问题就出在刘丧身上,在他之前,我单知道闷油瓶冷面酷哥和倒斗一哥的设定很吸引人,却没料到有人敢当着我的面儿勾搭那瓶子,毕竟道上的人都知道吴小佛爷在意哑巴张到了疯魔的程度。我对这个算得上是后辈的男人产生了自己都厌弃的嫉妒感,我嫉妒他可以坦然地表达对闷油瓶的喜欢,但我甚至做不到像胖子那样理所当然地维护他家瓶仔。

这一趟简直出生入死,听到闷油瓶和黑瞎子没了的消息,我心里第一个念头是不信不可能,然后密密麻麻的痛处才开始涌上来。我没办法不厌弃自己,我用了一个十年,割裂自己的灵魂,利用别人的善意,甚至把无关的人拉下水,我以为如今的我已经足够强大,但我居然还是没办法护着他,如今还要他为我涉险。但总归上天庇佑,这一趟有惊无险,我还是拖着半残的肺带着胖子和瓶子回到了雨村。

经过这次生死,我反而想通一件事儿,闷油瓶肯为我做到这份儿上,不一定心里完全没我。而且我总归是他终有一天要道别的人,也是他终有一天要遗忘的人,趁现在我还能陪他几年,我为什么要让我俩留有遗憾呢。

这一趟简直出生入死,听到闷油瓶和黑瞎子没了的消息,我心里第一个念头是不信不可能,然后密密麻麻的痛处才开始涌上来。我没办法不厌弃自己,我用了一个十年,割裂自己的灵魂,利用别人的善意,甚至把无关的人拉下水,我以为如今的我已经足够强大,但我居然还是没办法护着他,如今还要他为我涉险。但总归上天庇佑,这一趟有惊无险,我还是拖着半残的肺带着胖子和瓶子回到了雨村。

经过这次生死,我反而想通一件事儿,闷油瓶肯为我做到这份儿上,不一定心里完全没我。而且我总归是他终有一天要道别的人,也是他终有一天要遗忘的人,趁现在我还能陪他几年,我为什么要让我俩留有遗憾呢。

正纠结怎么和闷油瓶开口呢,刘·丧心病狂这丫又来了。这回他学机灵了,以报答闷油瓶救命之恩为由找上门来,还投其所好,送了老闷一套超不错的钓鱼装备,也不知道这私生是哪儿偷窥到闷油瓶喜好的。我没辙了,毕竟我和闷油瓶八字还没一撇呢,不好管他交朋友、管理私生饭的事儿。刘丧在这儿吃了顿中饭就被我和胖子内涵走了,胖子是防着别人拐他瓶仔,我就不一样了,我甚至也想把他家瓶仔拐走。闷油瓶果然对这份礼物很喜欢,出门钓鱼从不离手。我幽怨地盯了他好几天,终于连闷油瓶也顶不住了,正好上午胖子去镇上采购了,走前交代他家瓶仔给他钓条大鱼晚上喝鱼汤,闷油瓶就主动邀我和他一起去。

走在路上,一阵略微尴尬的沉默。哑爸爸主动邀我出来已经不错了,此刻即使想问我最近反常的原因,也一副大爷样等我主动开口。我心里也正琢磨怎么和闷油瓶开口,愣神间就到了他常来的水谭边。闷油瓶自顾自坐下就开始专注模式,顺带给了我“你愣着干嘛,还不赶紧坐下”的眼神。我心里那个气啊,个闷瓶子,爷要不是怕吓到你,用这么憋屈吗。

余光看到闷油瓶小心地拿出那套钓具,我忍不了了,小心翼翼地开口,“小哥,你很喜欢这套渔具吗?”闷油瓶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。我再接再厉,“那你喜欢刘丧这个人吗?”闷油瓶这才分了个眼神给我,似乎不明白我说这个的意思,他也不保持沉默了,直接问我“吴邪,你最近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?”话到这份儿上,我也不准备忍了,点点头,看着他的眼睛缓缓道:“小哥,以你的聪明,应该也看出我对你的心思了吧。这十年来,我一直想着你,想你什么时候出来,想你会不会忘记我,想你回来后愿不愿意一直陪在我身边。”慢慢回忆着没有闷油瓶的这些年,我不顾他的的反抗紧紧抓住他的手,才微笑着开口“回到雨村这几年,我本来以为和你就这样一直以朋友的关系也很好,毕竟我注定陪不了你一辈子。可我看到别人那么肆无忌惮对你示好,我心里不甘啊,明明等了你十年的人是我,你和世界唯一的联系也是我,让你停下脚步的人也是我,我为什么不能再进一步完全拥有你呢,我可能就要死了啊,在这最后能陪伴的时间,我也想光明正大地告诉别人,这个人是我想要也是属于我的,你看看可以,但不能碰。所以,张起灵,”我另一只手捧起他的脸,“你愿意以后做我的男朋友吗,睡一个被窝的那种?”

这个距离我能清楚地看到,老闷的眼神因为我的话一点点柔和下来,但最后关头他还是侧过脸避开了我的手,叹气道,“吴邪,你真的想清楚了吗,你的父母他们一直想让你过正常的生活……”没等他说完我就打断了他,“小哥,这么多年了,我也不小了,我爸妈多少知道点我的事,他们催我结婚,也就是想有个人照顾我,那个人不是你的话,也绝不会是别人,他们不会反对我们的。”我凑过去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嘴角,“所以,除了这个原因,你是同意了吗?”闷油瓶猝不及防被我吻了个正着,眼睛微微睁大,显得无辜极了,我忍不住又凑过去亲了他一下。闷油瓶眼神立马变了,我摸了摸鼻子,这闷大爷不能撩得太过啊,看着秒怂的我老闷微微勾了勾嘴角,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。

虽然早就猜到闷油瓶对我也有意思,但看到他点头应了我,我还是激动得不能自己,想想不禁悲从中来,红军长征也就八年,爷追个媳妇儿十三年都熬下来了,之后还得用一生心甘情愿宠着。我没什么恋爱经验,此刻完全遵循本能揽过闷油瓶的腰,亲吻随之密密麻麻落在他脸上,从额头到眼睑,从脸颊到嘴角,最后落在双唇上。闷油瓶的唇很柔软,我试图撬开他的牙齿,他明显有些微弱的紧张与抗拒,我只好退出来含住他的嘴唇慢慢安抚他,感受到他浅浅的回应,才重又撬开他的齿关,卷住他的舌抵死缠绵。

闷油瓶孤独百年,虽然没啥接吻经验,但肺活量明显高于常人,在我被憋死之前及时推开了我。轻咬一口张起灵的下唇,我拉开距离,老闷的脸色泛红,眼睛却已恢复清明。我心里暗下决心,等到了床上,非逼你这闷瓶子转性不可。当然闷瓶子转没转性在这儿就不说了,我自个儿赚到了就行了。

想到这儿,我噗嗤笑出了声,一下子吓跑了游到附近的鱼。老张默默看了我一眼,他早就习惯我如今的神经质,也不睬我又继续和鱼缠缠绵绵。我一时心起,凑过去闹他,“哎,小哥,你到底什么时候看上我的,合着我当时不开口你就永远没事儿人一样呗。”闷油瓶压根儿不愿意理我,他把刚钓好的鱼装进桶里,又把钩撒了下去。我不依不饶,其实我也不是特别好奇这个,就单纯喜欢看他被我烦到变脸的样子,这瓶子什么事儿都憋着,我得主动点不是。最后闷油瓶不胜其扰,淡淡吐出两个字,“很久”,看我一愣又补充到,“在青铜门里我就想着你。”

我是彻底被这突如其来情话给惊住了,连闷油瓶走开了都没注意,我笑着看着哑爸爸淡定离去的身影,决定永远不告诉他耳朵都红透了这个事实。
那边胖子一边挥手一边吆喝我过去野餐,张起灵也坐下帮着收拾,我笑着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,大步走过去,走向我期待十三年的生活。

[大小张]我有故人抱剑去

去盲塚的车上,一路无话,王胖子和吴邪在车后座头顶头睡得四仰八叉。张海盐从后视镜偷偷看了张起灵一眼,他仿佛没有听到耳边如雷的呼噜声,微微阖眼闭目养神。
几十年过去了,往昔种种张海楼很多也都淡忘,唯独和老大的经历还清晰如昨。那时候尚且年轻的他和更年轻的族长,经历了最初的磨合期,合力调查南洋档案的真相;那时候他们又一起走了很长的一段路,直到他们和张小蛇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,直到族长从毕摩那儿弄到他想要知道的一切,直到他们到了必须分别,走向各自宿命的时刻。
那天晚上,旷野的星空很亮,他们三个围坐在火堆旁,张小蛇边闷声不吭地烤着一只兔子,边默默往火堆里添柴。张海盐对着张起灵叙叙叨叨满嘴跑火车,出乎意料的张起灵并没有打断他,间或还回答了他一两个字,然后淡淡地交代了他俩事后留存的事宜。
半晌无话,张海盐突然嘴贱地开口,“老大,咱们认识也这么多年了,今儿个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,不如赏脸给小弟笑一个,也算添个吉利?”张起灵自然懒得理他,也不懂自己笑不笑和吉利有什么关系。张海楼却像来了劲似的,嘴里不着停地叭叭,最后张起灵实在被缠得烦了,抬眼看了张海盐一眼,微微勾了下嘴角,火光映亮了那人的脸庞,以往俊逸冷硬的轮廓生生添了几分柔和之意,漆黑的眼眸里几分警告几分无奈还夹杂着不易看出的纵容,流转间似点点星子闪烁。张海盐一下子就愣住了,所有插科打诨的场面话都梗在喉咙里,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,“卧槽,老大幸亏不是女的,要不然这样的人儿可不能让别人瞧了去。”之后就是天南海北,全无再见。
那甚至都不能算是一个笑容,但张海盐还是记了很多年,这些年虽然没有见过面,他还是知晓张起灵的种种。他知道他曾被越南人欺骗,知道他和黑瞎子有了很长时间的合作,知道他遇到了可以交托生死的朋友,知道他又进了青铜门,知道他出来后在福建雨村过上了前所未有的安静生活,当然也知道,他早已忘记了他。
这几天和张起灵的接触,张海盐开始怀疑自己想让族长回归究竟是不是对的。老大为张家奔波百年,从未为自己活过,如今汪家覆灭,他得以安逸避世,与友为伴,那些故人往事是不是应该离他远远的,这样想着心里却越发不甘起来。
张起灵其实并没有睡着,他一直都知道身后有人用炽热的眼神看着他,隐约还夹杂着越来越浓稠的哀伤。他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,但瞎子态度暧昧,他想或许又是自己曾经相互扶持过的故人。但这次不同,张起灵想,他竟然很难忽略这人的心情,身体仿佛早已习惯向这人妥协。正自不解,耳畔戈壁的风声隐约响起,男人戏谑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,“老大,笑一个嘛!”本能先于理智,张起灵转过头去,不顾男人突然的窘迫,露出一个极浅极淡的笑容,眼睛静静地看着他,带着明显的安抚意味。
宛若前世今生的酸楚袭上心头,张海盐露出了大大的笑容,眼泪不受控地往下流,说出了此次见到张起灵的第一句话,“老大,你还记得我吗,我是张海楼。”

决战前夕

卫庄走了,有一段日子了。
这几日,红莲回回满怀期待地来到紫兰轩,又气鼓鼓地回去,再到后来忍不住担忧地四处打听他的行踪。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紫女不知道,弄玉不知道,七绝堂更不知道。只有韩非算了算日子,闭目微叹,他知友人此行将赌上性命一战,却也知无人能够阻止。
卫庄平躺在鬼谷简陋的床上,这张曾经属于盖聂,后来让给新入谷小师弟的床。对于盖聂来说,这是一件无所谓的事,无所谓争抢,无所谓挑衅。更何况,整个谷只有他与师傅两人,多一个师弟,他毕竟还是欢喜的。此刻,对床上空空如也,没有那个终日冷静自持的少年人。
只剩三天了,盖聂还没有回来。
距赢政韩国一行已过半载,离鬼谷决胜之期还有一月之时,卫庄就独自一人先行回到鬼谷。一个月来,他一个人呆在鬼谷里,每日晨起练剑,添火烧饭,还把云梦山从头到尾走了一遍,从后山脚下的竹林,到云梦山头称王称霸的玄虎,无一落下。
来到这里,是为了悼念些什么,抑或试图忘却些什么,他并不十分清楚。他只知道,一月之后,生,他将压下那段可念不可说的少年心思,带着盖聂的那一份,投身于天下棋局之中;死,不,他并没有想到自己的死,尽管他与盖聂势均力敌,但决胜场上,他只为求生,不为求死。
其实,他或许想了,也或许并没有想那么多。在这个他曾经放下心防的地方,他总愿意让自己来放空思绪,休息一阵的。
师哥至今音讯全无,或许是早已做好准备了吧,也对,他那样心智坚定又冷静自持之人有了目标,该是愿意舍去一切的吧,卫庄忍不住自嘲。这样才好,这样才对,为生死而战的对手才配得上鲨齿,任由思绪万千,卫庄的眼神愈发慵懒,却遮不住愈发锐利的寒光。
此刻这个等待着的少年还不知道,他的十年都要这样无休止地等待着,带着对那人的念与恨,直到渊虹泪断,机关城毁。

美丽的沈阳~山杏、榆叶梅都开花了

沈阳游记

很开心,五一一点事儿也没有,所以和同学去了沈阳玩儿,短短两天收获了很多快乐。
day1~
早晨5点半到了沈阳,心很累,因为很大很大的沈阳站出口居然没有看到卫生间!(但回来后舍友告诉我是有一个很小很小的门是卫生间的)最后好容易进了入口才在候车室看到。
然后首先去了大帅府,这是我最想去的地方!张学良将军的家简直像花园一样漂亮。精致的大青楼,优雅的赵一荻故居,充满了西式与中式相互交融的建筑与装饰。墙壁上挂满了将军一生的事迹与留照。刚开始看的时候还满是游玩的心思,但越到后面就心里就越酸酸的,宛如巨大的潮汐冲刷。曾经年少春衫薄,满楼红袖招,风流倜傥名列民国四公子之一。再到后来未至而立就承担整个家族的兴亡。之后就是最光辉灿烂的抗争史。学习西学的他曾经相信壤外必先安内,东北易帜之后的他曾积极按蒋介石的安排内战,但九一八的不抵抗让他失了望。终于,西安事变发生了,兵谏让他永远在革命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,也让他永远失去了自由。可是,他是不后悔的吧,虽千万人吾往矣。还有就是赵四小姐的照片,满满的都是时光流逝的感觉。从美丽曼妙的美人到优雅从容的中年女子,她陪伴了张波澜壮阔的一生,也在陪伴中学会了从容。
故宫没啥可说的,人非常多,严重影响玩的兴致,假期都这样,你有空大家都有空。唯一有趣的,应该就是那件小小的画展室。那些画简直可以称得上精致漂亮,跨过时间的界限将历史的精美留存。
再有就是在中街吃中街冰点(个人觉得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好吃)。晚上去了兴顺大夜市,吃了烤猪蹄、羊肉串、狗不理包子(那么便宜,应该是假的吧,但真的很好吃)现榨果汁,可以说灰常满足了。同伴强烈推荐芝士热狗,爱吃芝士的可以尝尝看。总体上,很开心。
day2~
早晨集体睡过头了,上午在酒店里睡了过去,专程去李连贵吃了早午饭。这个是我这一趟最强烈推荐的美食,真的超级超级好吃。熏肉居然是猪肉,我看到介绍才知道,很少猪肉味;酱料很特别,大饼很美味,加上葱,配起来简直了,我们一个人吃了两张饼子。还点了一份长寿面,没多好吃,但吃起来非常舒服。而且简直物美价廉,两个人只吃了40,胃都快要撑爆了。
低估了世博园的大与远,一整天只逛了世博园。简直是适合养老休闲的绝佳场所,花花草草、清清静静,满是安逸与温馨。专门去盛名之下的玫瑰园,可惜里面只有月季,并没有真的玫瑰,虽然都是蔷薇亚科,但并不是一个种啊╮(╯▽╰)╭可以拍免费两寸照片,不勉强花钱买大照片,但我耳根子太软,一说服就买了=_=还好看就是了。
晚上去了西塔大冷面店,不太能接受据说特别好吃的西塔冷面,但他们家狗肉真的超级好吃,涂的料也很特别,一盘简直不够吃,我俩又吃了个脑满肠肥。
总得来说,这趟沈阳行还是很满足滴~该玩的玩了,该享受的美食也吃了,花了500块也没超过预算。期待端午的长白山行。张起灵,我终于有机会走你走过的路,看你眼中的风景了。